• 2021-07-28
    晓宇从记事起,我的家乡王鲍的照明工具就是煤油灯。那盏风中摇曳着的瘦瘦的小油灯,昏黄的芯焰忽明忽暗,若即若离。我就是在那盏小小油灯下,捧着书本一字一句读出来土生土长的农村伢子。关于那盏小灯的名字——洋油灯,还是从隔壁的老姨与母亲的闲聊中听到的:“唉,洋油灯又
  • 2021-07-28
    施勇傍晚时分,父亲打来电话,说评估组把清点的明细拿来了,让我抽空回去一趟,帮他核对核对,有没有漏掉的。拆迁的消息,年前就已传开了。市里要建一个内河码头,我们村西靠宽阔的红阳河,北邻舒缓的南运河。红阳河往南流经红阳闸,直通长江。而南运河与沿江公路又近在咫尺
  • 2021-07-28
    沈晖那天风和日丽,笔者驱车来到远近闻名的“水果小镇”,去为年逾八旬的老姑妈祝寿。说起“水果小镇”,对我来说也并不陌生。在我孩提时代,那时名曰:大兴镇三八果园,我几乎每年都要来几次和表弟红新一起到果园玩耍。春天看花、追蝶,夏天拈蝉、摘梨、采桃,常常高兴得忘
  • 2021-07-28
    陆汉洲范振华,1921年10月生,祖籍安徽徽州休宁,是建党百年的同龄人,也是一位有着63年党龄的老党员。他9岁那年随父举家迁来启东。如今,我们同住一个小区,我便知道这位百岁老人的晚年生活有多滋润有多美。这位从苦难中走来的老人,当年因为家里穷,小学第三册书没念完就辍
  • 2021-07-28
    施正辉1965年,我生在启东县惠丰医院。当时父母亲带着我姐与我挤在一间五芦头砖房内,又过四年我弟报到。五口之家,贫困农户,人多屋小,只能将沟边朝东羊棚旁边搭一小间作为灶间,有时也住人过夜。后来,向我小叔购买了一间五芦头,居住空间相对大了些,也安稳了许多。幼时
  • 2021-07-15
    ●星期诗汇樊惠彬腥风长夜信黎明,苦斗经年血雨程。烙铁烧胸胸不缩,竹签插指指坚贞。刀铡脖子头颅挺,枪射身躯怒目横。冻饿死伤无畏惧,冲锋陷阵率先行。
  • 2021-07-15
    红船破晓,甩了贫穷帽。一座丰碑天地俏,信仰长青不老。当家作主工农,前行赓续初衷。幸有高人把舵,党旗世代飘红。
  • 2021-07-15
    ●东疆掠影王福荣启东地处江海平原,盛产麦子、水稻、蚕豆等农作物外,玉米也因为适合启东气候、产量高、不需花费太多的田间管理等,成为这片东疆新土最主要的粮食作物之一。上世纪食物匮乏的年代,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玉米养活了启东百万人民。因而,在启东农家,可
  • 2021-07-15
    张君堂南陈北李书巨篇,联手开办新青年。一股春风吹大地,唤起群英思变天。创立中国共产党,革命从此有指南。辉煌纲领照宇宙,镰刀斧头史无前。南昌井冈举义旗,武装割据夺政权。连队设置党支部,听党指挥献忠肝。幼年探索多崎岖,忽左忽右酿祸端。血染湘江陷重
  • 2021-07-15
    ●岁月履痕沈晖“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连续大雨,适逢周日上午没事,我正躺在床上睡懒觉。“嘀铃铃、嘀铃铃”,突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急忙翻身下床去开门,只见一位留着短发、穿着橄榄色雨衣的姑娘湿漉漉地站在大门口。“沈老师,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