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8-19
    樊健军 从何说起呢?圆弧状的海平线,涌动的海水,凉爽的风,柔软的沙滩,海滩上踩文蛤的曼妙身姿,近处觅食的白鹭,身边的笑语……此刻,我在启东的黄金海滩迎风而立,视线所及之处,翻滚的海浪像白色的堤岸。我仿佛身处受它庇护的伊甸园。我的心早已不在胸腔之内,灵魂也已
  • 2019-08-19
    王周生   近日回了一趟老家启东,发现万里长江入海口新生大片绿洲,大堤之外又涨出一望无际的滩涂。这些滩涂,以每年数千亩的速度向外扩展,启东的面积越变越大了。站在新开垦的高科技园区向远处眺望,新建筑林立,恢弘与精巧,现代与古典,花园美景,令人神迷。谁能
  • 2019-08-19
    韩松刚 或许因为出生在海边城市的缘故,我对与海有关的地方都充满了向往,一想到海,就想到它“海纳百川”的气魄和胸怀。又可能因为长期生活在江边的缘由,我对与水有关的地方都产生着好感,正所谓“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这一物有的品性,影响着我和我对这个世界的基
  • 2019-08-19
    李媛媛   清晨醒来,舒展筋骨,一眼看见蚊帐里一只蚊子爬在蚊帐一角。那蚊子吮吸了远远超过其体重的血液,肚子撑得滚圆,就像一架超载的运输机,飞不起来了。那蚊子肚中的鲜血可是我的血啊!我不禁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吸血鬼!我非要让你血债血偿!我用手指轻
  • 2019-08-09
    陆元俊 云收拢层层枝条 青稞盛满漫川葳蕤 青草味和水波声 哞哞牛叫声雕刻了夏 写下鱼影和兰花的浪漫 写下热烈溢满的爆发 火焰山有多少浓烈的酒 似,一把火烧了人间   几抹远山在葱郁的影子里悠长 知了还在知了的喊醒夏 斜坐在牛背的牧童
  • 2019-08-09
    王海燕   “爸,你怎么在这里?”满头大汗蹬着自行车的我,好不容易骑到镇子东头,遇上在镇上上班的父亲,激动又兴奋地一下子从车上跳下。 “大中午不在家呆着,这么热的天,你这是要去哪里?”父亲略带着责怪的口吻。 “和同学约好了出来买资料。” “你等
  • 2019-08-09
    宋枫   最近有一则消息说:一个叫梅墨生的著名养生专家、书画家、一代太极宗师活了59岁,因病死了。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换作一个普通人,如果享年59岁因病死了,一定不会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而作为一个著名的养生专家,就这么死了,这
  • 2019-08-09
    张永刚 母亲在世时,从来没有提起过家里有多少银行存折,多少结余。我们做儿女的也从未贸然过问,她直至临终也没透露一鳞半爪。父亲竟也不知道,这就像是母亲留给我们的一个谜。但谜底我们也不以为然,因为我们历艰尝苦惯了,存折不是最重要的,家庭和睦平安、家人健康快乐才
  • 2019-08-09
    杨林 一转眼,又是一年暑假,和往常一样,母亲准备了一桌丰盛大餐。我们一家三代人欢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享受这畅聊的乐趣。饭余过后,我便默默回到房中,拿起手机玩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感到有些许无聊,我走出房门看看是否有可以帮忙的地方,只见母亲在厨房低着头洗碗,便
  • 2019-08-05
    张思德   谨以此文,献给五十年前一起奋战在祁连山中的老兵! ——题记 1968年12月,才满17周岁的我被批准参军入伍了。过了春节,我与同住寅阳的几十个新兵一起,经过十来天的跋涉,到达了向往已久的军营——甘肃省军区独立二团三营九连,对外代号为8071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