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20
    沈萍   清晨,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天蒙蒙雨蒙蒙,雨丝欢快地跳舞,树叶沙沙地跳跃。院子里晾衣线上伫立着一串串雨珠,似白璧般无瑕,如水晶样剔透,让人欢喜得不忍触碰。偶有一两只麻雀驻足在晾衣线上,吵乱了雨珠的安宁,使我情不自禁急急地说:“别,别……”受到惊
  • 2018-07-20
    袁志冲 现开销,在沙地话中是当场兑现,马上就有结果、立马见效的意思。与“现开销”同义的还有一个词,叫做“现拍现”。不过“现拍现”与“现开销”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例如(1)法院对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被告准备依法强制执行,被告得悉信息后马上召集家人商量:如果
  • 2018-07-20
    姜斌 1978年夏天,我从当时的启东县聚星中学高中毕业,之后,种了3年地,当了7年兵,从事了30年的“三农”新闻报道。 静下心来,我所经历和感受的改革开放40年历程,除了参军参战和写稿改变命运,更多的便是脑海里满满的乡村印象,回味30年来发表于各级各类报刊的1000余篇
  • 2018-07-20
    木火 一首长约15分钟的舞曲,旋律、和声、节奏、速度,始终保持不变,八小节的两段主题乐句重复了9次,音乐在进行中不断地加入新的乐器组合,音量也不断地提升。这首奇特的乐曲就是法国作曲家拉威尔创作的《波莱罗》,单调得被称之为“偏执狂作品”,连拉威尔自己也这样评论道
  • 2018-07-20
    王珉   朗朗月夜,无处不在的是月色。家附近有座公园,园内伴湖,绕湖为路,路两侧是郁郁葱葱的大树,入夜月光倾城,凉风习习,带着夏天的味道。 湖边树下,有些打手电筒捉知了的人。儿时,我也常捉知了,天一黑约着小伙伴,拿灯在树底寻找。一夜能逮十只姆指大的
  • 2018-07-20
    徐乃为 启东方言中,愚笨、愚蠢意思的词,在方言口语中谓之“愚甲”,“甲”读如方言,不能读成普通话“jia”,但是,此字是入声字,近“ga”的读音,上海话遇到入声字,记如“gak”,k是入声字的标志。老南通县有一镇曰“二甲”镇,此“二甲”的读音,与“愚甲”完全一样。 此
  • 2018-07-20
    张士达 这个烧烤天。我的心好痛,堪比针扎 仿佛掉进深不见底的黑洞,无法 爬出,看一眼满地落英   稀龄的表姐发生意外,突然间驾鹤西去 从此不再归来,留给亲人的 除了悲痛,只是追忆,追忆她的点点滴滴   吊唁的空隙,我心潮澎湃。于是 头顶火
  • 2018-07-13
    陈建涛   那是一个凉风习习的日子,我最敬爱的父亲离开了我们。 十多年来,父亲瘦高的身影、慈祥的笑容,经常而又突然萦绕在我的脑际。父亲从来没有走远,他的爱存在于我的每个细胞中。 父亲去世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建筑企业。建筑不是我的专业,但建
  • 2018-07-13
    龚鹏飞 儿时乡下,最多的鸟儿是麻雀。 当年,老家屋后的高树上、宅前的柴垛上、路边的杆子上、河滩的芦苇上,随处可见麻雀的身影。“灰不溜秋”的麻雀毛色和嗓音都不好,是造物主不小心亏待了它们。麻雀倒不在乎,从这块树枝飞到那块树枝,从这家院子飞到那家院子,蹦蹦跳
  • 2018-07-13
    木火   假如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将被世界遗忘,最后剩下的应该会是《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这要归功于美国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SomewhereinTime,又译:似曾相识),将该乐曲的第十八变奏作为配乐,先后四次出现,鲜明的俄罗斯忧郁风格渲染了对美好时光的伤逝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