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珉   近日,“小猪佩奇”席卷各大社交网络平台,“社会人”也成为流行词汇。暗黑与无厘头,幼稚与深沉,相互交织的大龄卖萌“社会人”,让我联想起外婆,她有种老顽童的乐天知命,也隐藏着大智若愚的境界。 外婆出生在鼓浪屿,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可后来,
  • 老钟 沙地话中的“鸡戳萝卜丝”,是指两个人或几个人在一起,背着大伙,或背着另外一帮人,窃窃私语,鬼鬼崇崇,商量、议论着什么。而商量、议论的内容又不便公开,甚至见不得人,上不了台面。那么,为什么管这种行为、这种现象叫做“鸡戳萝卜丝”呢?原来,“鸡戳萝卜丝”应
  • 陈娟 小时候总以为我们的时间有好多,那个时候对于时间的概念很茫然,于是我们可以肆无忌惮任意挥霍。那时候每个人都希望过新年,因为一到除夕夜我们就会有压岁钱有新衣服穿,于是激动得整晚睡不着,那种感觉真的是美到全身。到了新年我们这一辈的人成群结队一起去看电影,偶
  • 张士达 风,温柔的手指 轻轻点开大自然的屏幕 节气的背后,立夏以热情奔放的姿态 一下子跨上前台 春季知趣地隐身而去 默默等待下一轮时唤它归来   立夏后的青葱时光里 白头翁、戴胜、麻雀、斑鸠…… 所有的鸟儿,谁也不会轻易错过 都在自由恋
  • 四十度的桑拿天。傍晚,闷热难耐 夕阳依然循规蹈矩步履匆匆 可缤纷的晚霞如天马行空 给人们留下一缕缕多彩的遐想 任意翱翔,与鸟儿比试身手   村庄,一片蟹塘的上空 数以千计的蝙蝠看上去自由松散 但分布错落有致,立体的层次分外抢眼 急缓相兼,时
  • 徐乃为 电脑网络中有《启东方言集锦》之类的方言资料,列第一条的是“哈特唬”,后边有释义:意思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还在那边吹。此是记音词,作为地道的启东人,本人自然知道此词的读音与含义,自是心有意会而又忍俊不禁。 方言词,可用方言记音与普通话记音,此普通话
  • 杨谷森   所谓“生不逢时”,于我恰如其分,我的童年正撞上了三年困难时期。那年月,能塞得进嘴填得饱肚的食物,实在是屈指可数。 然而童年毕竟是个天真烂漫的季节,再贫乏无趣的日子也可以把它过得如花儿一样灿烂。长年累月的忍饥挨饿,使幼小的心灵过早地催生出
  • 木火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对于白居易的这首诗是再熟悉也不过了,对于《花非花》的旋律也是烂熟于心。记得是在高中时从同桌那里学会了这首歌,却不知道谁作的曲,以为古已有之,更不解歌中滋味。慢慢参悟诗意,不觉已
  • 龚鹏飞   在我儿时,老家门前有两棵枇杷树。那两棵枇杷树是祖母栽种的。当年祖父有哮喘病,常年咳嗽不止。乡下药店极少有“枇杷止咳糖浆”之类的药物,其实即使有,也未必买得起。为让祖父喝上碗枇杷叶汤,祖母当了陪嫁的银手镯,托人从江南带回两棵优质的枇杷树苗。
  • 唐诀心 一两声惊雷炸开,三五道闪电穿越 春天,就在一棵桃树上 被南黄海的大风,狠狠地吹出 一朵一朵梦境,发芽,开花了   在江海平原上,我爱大风横行 像爱我有血缘的亲人 刮得重一点,轻一点,都没有关系 怒吼也好,低吟也好,长啸一声 直接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