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声声
2022-05-16 09:09:03 阅读数:550

散文欣赏

布谷声声

沈晖

“布谷——布谷,布谷——布谷”。

小满即将来临,成片的麦田开始渐渐泛黄、深沉的布谷鸟啼鸣声随之在空中响起,它似乎催人不误农时、迎接夏收大忙。

布谷鸟就是杜鹃。它体形大小和鸽子相仿,上体暗灰色,腹部布满横斑,以食昆虫为生。布谷鸟也是一种候鸟。陆游有诗曰:“时令过清明,朝朝布谷鸣,但令春促驾,那为国催耕,红紫花枝尽,青黄麦穗成。从今可无谓,倾耳舜弦声。”尤其是小满前后,苏北大地几乎昼夜都能听到它“布谷布谷”叫声,而且与“快快割麦、快快播谷”谐音,所以布谷鸟也由此得名,并受到农民兄弟的喜爱。

说起布谷鸟,使我想起当年以广播为载体,乐当“布谷鸟”的一段往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乡镇广播电视站工作。那时农村刚刚实行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了帮助缺少农技知识的农民种好田,经领导同意,我主动办起每周二档15分钟的《布谷之声》乡办广播节目,并开设《农家顾问》《为您服务》等专栏,为农民释疑解难。为了增强广播宣传的感染力,注重以广播对话、快板、说唱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积极宣传党的富民政策;还经常邀请农技员、致富能手到播音室来作广播讲座。因而深受农民兄弟的欢迎,不少听众每当听到这档节目开始就高兴地说:“‘布谷鸟’又来了。”

“杜鹃叫得春归去,吻边啼血苟犹存。”南宋词人朱希真的诗句反映了布谷鸟为催人“收割、播谷”而啼得口干舌苦、唇裂血出的认真负责的精神,同样服务农民,也要学习布谷鸟那种真诚奉献的精神。说实在话,那时我经济收入并不高,月工资只有35元,然而白天忙于党委政府布置的中心工作,新闻写作常常在晚上加班。再说那时我站广播设备十分简陋,只有几台广播放大机,更无配套的采录设备。我除了向上级媒体发稿外,还要自己采写、编辑、播音。然而,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听到广播喇叭里正播放自己刚刚录制的《布谷之声》时,白天的劳累也随之烟消云散。

1986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为了赶制一档《农家顾问》专题,帮助蚕农发展蚕桑生产,我带着录音机骑车赶了10多里路去采访一位养蚕专业户,当我忙完回来时已是10点多。由于那天天黑路滑,我不慎连人带车跌落河中,第二天体温高达39.5度。为了不耽误节目的播出,我吃了药坚持上班。这档节目播出后颇受蚕农的欢迎。作新村一位姓高的养蚕专业户见到我高兴地说:“你们‘布谷之声’办得真好,上次汤炳祥介绍的防治蚕病的土办法真管用,要不是你们广播,我这期蚕肯定卖不着好价钱。”

悠悠往事、时过境迁,但回想当年自己曾为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传播先进文化、帮助农民致富好似啼血布谷,至今依然感到无比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