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鱼
2022-05-16 09:09:04 阅读数:771

江海文化

春鱼

            陆志秋

春风到渔场,

春汛撒鱼网,

春鱼恰时令,

送君细细尝。

如今许多人都不知道春鱼是何种名鱼,其实春鱼即黄鱼。黄鱼每年清明时节从千里之外的浙江渔场成群结队的游到吕四近海来产卵,生儿育女,过了谷雨芒种又一群群向南回游,一年一轮回,因为他们都在春天到吕四渔场来度蜜月,生育生长,所以海户把黄鱼也称作春鱼。

黄鱼是吕四渔场的一大名鱼,因为其鱼通身金黄,所以称作黄鱼。你到海鲜市场去看,刚出水的黄鱼,身上的鱼鳞在阳光下泛着金黄,甚是耀眼。黄鱼的肉质鲜嫩,是其他鱼不可及的,无论红烧、清蒸,厨师都有一套极佳的火功和烹煮技术,使吃客赞不绝口。早年,东南亚国家要吃中国的水产品,曾指明要吕四黄鱼。

记得小时候,我家屋前几棵桃树桃花盛开的时候,屋檐下晾衣服的竹竿上就有两竿子黄鱼,母亲把竹竿从洗好鱼的腮帮和嘴里塞进去,十分整齐的排列在竿子上晾晒,晾干后放到小坛里腌制,一层鱼、一层盐、一层酒糟,用手压实封口,隔两个月拿出来放在饭锅上蒸煮,滴几滴油,撒点葱花,配饭吃,那味道呀——喷香,这是沿海一带农村常有的糟黄鱼,寻常的地方特色菜。因为只有春天才做,所以我们这一带的农户也把黄鱼叫春鱼,把糟黄鱼叫糟春鱼。

春天捕捞的黄鱼,个儿中等,上海人称小黄鱼。往年每逢假日,总有成批的上海人乘大巴车或自驾车到吕四来吃小黄鱼。黄鱼在海里长到秋天,个儿大了,就称大黄鱼,因为捕捞大黄鱼是在桂花盛开的时节,所以秋汛的黄鱼,也叫桂花黄鱼,桂花黄鱼稀少,价格高,一般人不易得,错过了汛期难觅踪影。

黄鱼还有一个爱称叫黄花鱼和黄花郎。民国十五年上海《通通日报》上就有报道吕四渔船:“吕四场,其可出洋采捕黄花鱼者,约一百四十条。”而吕四民间即直接称呼为黄花郎。许多人家因为疼爱儿女,把孩子取名郎呀狗的,而男女恋人的情歌里,也有许多情郎的称谓,可见把黄鱼称作黄花郎真是情有独钟。

有一年我在渔村周老大家作客,他请我吃黄鱼。我问:“这黄鱼是怎么捕捞的?”他笑着说:“黄鱼在海上叫了,我们就去捕了。”我眨巴着眼:“水里的鱼儿会叫?”我忽然想到我家母亲曾经唱过的一首渔歌,那歌词里有:“黑鱼生病在河当中,彭皮郎哭来眼睛红,麦格郎石(穿)来石(穿)去请郎中,白鱼大夫跑来急匆匆。”这是拟人化的民歌,生活中哪有鱼儿会鸣叫?周老大看我迷惑,风趣地说:“黄鱼真的会叫,尤其到鱼汛旺发的季节,你到海上去听,一片嗡嗡嗡的声音,如夏天的蚊虫,有时又像阵雨落在海面上,声音很大。”他细细地介绍,清明、谷雨、立夏三汛是捕捞黄鱼的季节,这个时节,吕四渔场的黄鱼要从深水洋里游进来产卵,黄鱼妈妈挺着大肚子生孩子,必定到吕四近海来。吕四近海水温适宜,饵料丰富,是黄鱼产卵育苗的天然温床,渔民把这时候的黄鱼叫做进槽鱼。进槽鱼是集群的,渔船开到渔场,老大会时不时地伏耳于舱底听黄鱼叫声,哪个地段叫声一片,就在那个地段抛锚下网。老大一般会把船停在泓的左侧或右侧,泓是海里的暗沟,水流较急,船上放下舢板,派大橹(摇橹的船工)去摆脚(选择抛锚、安网地段),这项工作很重要,老大都亲自站在船头指挥,多少距离,潮流方向,到地段了,老大喊一声:“抛锚!”船就稳稳地停在作业区。抛锚作业很有讲究,有经验的老大和大橹抛锚定位,当风浪将船推上来时,锚从底层表土随势轻轻地提上来,有一股缓冲力,船随浪下落时,锚又稳稳地落到底平面勾住泥沙,锚抛得不好,船会随风潮移动,渔业上的行话叫“移锚了”,不但影响自己作业,还会影响别人家生产,增加了撞船撞网的事故隐患。所以摆脚摆得不好,人家会说:“这条船上的老大、大橹没本事。”这种利用风潮、海泓地段安网捕捞的本领,只有经常出没于潮汛间的吕四老大才有,就像农田里一年四季忙于田头的农夫,哪块田、哪块地、哪条路、哪条坎一脚高低,闭着眼睛都知道。

抛好锚,船停稳,网就安在船的右前方或左前方,网口、网身放置平稳,潮水穿过网眼,声音小,不会惊动鱼群。

农历芒种后,黄鱼产好卵要回到深水洋去,这时候的鱼叫出槽鱼,作业区选择在泓左侧。

我问:“这种固定作业捕捞,网口张在那里,能守网得鱼吗?”“能!”周老大说,鱼的特性是嬉水,鱼头总是对着潮水来的方向活动的,潮水急,鱼群慢慢地往后退,绝对不会掉头,它不知道后面有一口网正等着它呢,所以进网的鱼都是鱼尾巴先进,而不是鱼头朝着网口游进去的,这就是渔民要把作业区选择在水流急的泓带地段的缘故。

老年渔民说,黄鱼的头比较大,很多家长形容不用脑子思考问题的孩子:“你黄鱼脑子?”其实黄鱼在海里活动还挺有规律挺有脑子的,进槽时,雄性在左,鱼妈妈在右,好像雄黄鱼也有男子汉的气魄,在前面活动,保护挺着肚子的妻子进滩产卵,出槽时,鱼群向深水洋游去,鱼妈妈在前,雄鱼在后,母鱼又回到尊者、长者的地位,不过这是民间传说,没有科学根据。但是我相信,因为你知道,海洋深处有一种大马哈鱼,母鱼产完卵后,孵出来的小鱼还不能觅食,只能靠吃母亲的肉长大,母鱼忍着剧痛任凭撕咬,小鱼长大了,母亲却只剩下一堆骸骨,无声地诠释着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母爱。再说我们中国的微山湖里也有一种鱼,使多少人赞叹不已,微山湖的乌鳢,据说此鱼产仔后,便双目失明,无法觅食,而只能忍饥挨饿,孵化出来的小鱼不忍心母亲饿死,便一条条地主动游到母亲的嘴里供母亲充饥,母亲活过来了,子女的存活量却不到总数的十分之一,它们大多为了母亲献出了自己年幼的生命。你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大洋大海生活的鱼类也有母爱、孝子、夫妻和睦生活的情趣。

我们一边吃着美味的黄鱼,一边听着黄花郎的故事,眼前呈现出渔船追逐桃花汛的情景:

清明时节桃花汛,

桃花盛开赶鱼汛,

情郎驾船出海去,

妹送十里亭,

别时无话情绵绵,

遥望白帆天边隐,

郎哎,

你网一船黄花郎呀,

妹妹将你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