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兰芳:200双军鞋送大军
2018-11-09 10:17:47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250

陈伟 摄

在九十载风雨人生中,生育了4双儿女的倪兰芳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亦满足于晚年儿孙绕膝的安稳。回忆往事,参加革命时的光荣经历在她的记忆深处最为清晰。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倪兰芳的父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作为乡里的民兵骨干,父亲经常让年幼的女儿传送情报、通知开会,从那里起倪兰芳就成了父亲的小通讯员。慢慢地,渐渐长大了的倪兰芳也参与到了父亲的抗日行动中来。1943年,在地下党员沈育秀、张文元的介绍下,16岁的倪兰芳也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担任了聚北乡(现吕四港镇通兴镇村)妇女主任。此后4年间,倪兰芳一方面跟随父亲参加乡地下党开展的一系列抗日锄奸行动,另一方面组织本乡妇女积极分子支持抗日。倪兰芳印象最深的,就是经常悄悄地给新四军做军鞋,“用一尺二寸半阔幅、一尺六寸长头的老布做一双鞋子……”提及做军鞋,老人如数家珍,“妇女们上不了前线,赶做军鞋就是对抗日的最大贡献!”

提及自己和姐妹们一针一线缝制支前军鞋,老人特别提到了1947年初的九令镇战斗。

打开记忆,倪兰芳老人一脸的伤感与严肃。“1947年2月中旬,新四军(时已改编成解放军)在九令镇(现王鲍镇九令村)与顽军(国民党部队)激战,死伤100多人,沿河岸流淌的鲜血都染红了河水。当时新四军穷啊,烈士入殓穿一身薄薄的新单衣,身上脱下来的军装交到我们手上洗净晒干,再缝制成军鞋。”老人说,那一年她刚满20岁,虽然临近婚期,但接到任务她立即组织起全乡30多个妇女赶制军鞋。“一双布鞋,光纳一只鞋底就需要顶至少100多针。还要浆布、裁剪、锁边,每道工序都是一针一线地制作,快不得也急不得。为此,妇女们没日没夜连轴做。10天时间,姐妹们用烈士的血衣赶制了200双军鞋。”倪兰芳说,不少妇女为了完成任务,手上不是起了泡,就是手指不小心被针扎出了血。

用烈士的军衣做军鞋,感觉难受极了,10多天里,倪兰芳和姐妹们边做军鞋边流泪,说到伤心处,老人几度流下眼泪。“我后来脱离了党组织,这是我一辈子后悔的事。”原来,完成了九令镇战斗后的做军鞋任务,倪兰芳嫁到了离娘家三里路远的西二补村(现已并入通兴镇村)。考虑到自己是文盲,而党组织常以传纸条方式传送情报,倪兰芳离开了父亲,必须请宅旁边的识字人看了纸条才明白内容,极易暴露地下党行动。考虑再三,她从党组织安全角度考虑停止了地下党活动。此后数年,她接二连三地生下了多个孩子,繁重的家务也使她远离了党组织。以至于几十年来,每每遇到党的生日,她总是声声叹息,无数次念叨:“要是还在党组织里,那该多好!”

(姜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