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啥”是啥?
2018-10-12 09:55:44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775

徐乃为

启东话中有一个描述性状的词,用在形容词的词尾,做补充说明,音为“啦啥”。袁劲先生的《海门方言志》收有此词,也写作“啦啥”,释义为:用在形容词后,表示程度轻微,归入“助词”一类。今拟例如下:

1.昨夜被蚊子咬了一个块,现在有点红“啦啥”。

2.菜花地里转一圈,衣裳袖上有点黄“啦啥”。

3.中午吃的大餐,这歇夜饭辰光了,还有点饱“啦啥”。

4.今朝饭后锻炼走的快一些,才两圈,背脊里有点汗“啦啥”。

这“啦啥”,到底是什么呢?说不清楚。前1、2例说的是颜色,属视觉范畴的。第3例说的性状,须与反义词“饿吼吼”作比较才有感觉;第4例是人的对出汗的感觉,总之可用在完全不同的感觉范畴。这四个句子中的“啦啥”,却又均可用完全不同的具体的形容词替换,则依次是“红殷殷”、“黄绵绵”、“饱济济”、“汗津津”。也就是说,那些不同性状的具体的形容词,有时却可以用那个词去作模糊的宽泛的不确定的指代。由此可知,此“啦啥”一词,既有帮助说明前面形容词的助词功能,又有指代的功能。这种指代,是不确指的性状轻微的宽泛性指代。

既然,“啦啥”有不确指的指代功能,我们便可确定“啦”为指代词“那”或疑问代词“哪”,原因很简单,那是本方言中“n”、“l”混用的实际例证之一。此前文中已有指出,启东话中虽然是区别“n”、“l”的,但也时有混用的情形:例如,“烂(l)泥”读如“南(n)泥”;“哪(n)里”读如“啦(l)里”;“贪婪(l)”读如“贪年(n)”。因此,“啦啥”的“啦”即是“那”。

“啥”,其实就是“式”。也就是说,我们讨论的“啦啥”就是“那式”,即“那种样式”、“那种式样”、“那种样子”的意思。我们知道,在本方言中,“式”与“啥”字的声符“舍”是同音的,均是“se”。所以,把“啦啥”的本字,可还原为“那式”。至于“那式”如何从读音上变化为“啦啥”的,“那式”在口语中是“那(个)样式呀”,“式呀”的合音,就是“啥”。这样,“那式”演变成“啦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