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副刊
过年是一张车票
时间:2018年2月9日 来源:启东日报

王珉

孩提过年时,我都会陪伴在家人身边。只不过,长大后奔赴北方读书,过年成了一张通往他乡的车票,家人在起点,而我在终点。

刚读完小学,父亲忙于办案,母亲忙于做生意,便将我交给外公外婆抚养。尽管舍不得,父母还是强忍泪水,在自己的事业上做出一番成就。跟着外公,我能触摸到那些甜蜜而远古的温暖。每逢过年,母亲都会买一张回程的车票,回来过年,外公外婆总会张罗一桌好菜,一家人围在一块热热闹闹地品尝。

长大后,过年是一张回家的车票,我在起点,而父亲在终点。光阴荏苒,父亲由于办案劳累过早离世,而母亲却在事业上拼搏出了一番天地,她还为外公外婆两位老人购置了一套新房,把他们接过来一块住,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

后来,我到北方读大学。每到过年,接到外公外婆的电话,总让我回家看看。于是,每年此时,我都会买一张回程的车票,赶上第一趟列车过一个亲情味十足的早年。尽管来回颇为奔波,但看到一家人的欢颜,心中就暖洋洋的。

总在辞旧迎新时,在每个人祈祷的内心深处,将新年的钟声敲响。如今,过年成了一张通往天堂的车票,外公在终点,而我还未踏上旅程。那年临近岁末,外公病重,没多久便撒手西去。从此以后,过年对我来说,成了一个伤感的日子。每到过年,也是外公的忌日。在外公碑前,烧着纸钱,心中阵阵酸楚。孩提时,过年因一家人团聚而变成快乐的象征。如今,过年因外公的离去,变成了一个悲伤的日子。外公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得到一张通往天堂的车票。而我,依旧在人生的旅程中起起落落。年味或浓或淡,不必那么太在意,过年全在于一种成长的感悟。

过年,是一张车票。这张车票的形式,可以是回程,也可以是离开。唯一不变的,是车票中蕴含的浓浓亲情和大爱。我们一边翻,一边看,不时地打开,不时地合上,留下了一段段独坐沉思的剪影。季节的更替,在人世的分分合合中演变完成,于是,我们写下夏日的热情,写下秋日的希冀,写下冬日的伤怀,写下春日的憧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敲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内心无限感慨。不经意间,新的一年又悄然而至,无需用什么崇高伟岸的词语来表达我的祈福。每一个新年,我们都会感到新生活的开始。那是幸福和欢乐的召唤,给每个人的心田注入生机,让美好的新年愿景得以实现。

友情、亲情、恋情,快乐、幸福、痛苦,人事、聚合、波折,所有的所有,构成了流金岁月。只愿我们都能在新年里,点亮自己的光源,找到自己的那张车票,获得自己的追索和感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