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淘汰的自行车
2022-05-16 09:09:03 阅读数:666

走近记忆

永不淘汰的自行车

陈建涛

自行车是最普通也最简单的代步工具,可是我对于自行车却有着特殊的情愫。在小学三年级时,我便学会了骑自行车,那时因为个矮,只能骑在车的前三角架上,骑车时我往往把整个身体偏到上管的一侧,样子很滑稽,但还是乐在其中。我倒希望每天都能骑一次自行车,那时,自行车对我而言,也是个玩具。但受家庭条件所限,这种想法注定不会实现。家里有一辆28吋凤凰牌自行车,但它是父亲的专车。父亲是游走于乡村的泥瓦匠,有时一天要赶几十里路,需要这辆自行车代步。很多时候,我只能羡慕地看着邻家孩子骑着自行车在我面前飞驰而过。终于有一天,父亲就在本村干活,不用骑车了,我悄悄地把自行车推到埭路上,过了把自行车瘾。

我16岁时,到离家20里外的县城上高中。每个周末,母亲让父亲把自行车留在家里,又让弟弟骑着自行车到学校来接我。弟弟小我一岁,很快也上了高中,接送的任务则由母亲亲自完成。那个年代,农村妇女大都不会骑车,母亲虽然身材瘦小,却能独立骑行20余里从乡村骑到了县城,非常了不起。但母亲毕竟是小女子,回程的路,通常都由我骑行,母亲则坐在车后座上。由于我特别矮小,这样的画面也吸引了路人关注的目光。一次,一位好心人恰巧与我们顺路,便对母亲说:“快坐我车吧,看你还好意思坐小孩子的车!”如今,我已记不清那个好心人的模样了,但那个温馨的画面永远留在了心底。

参加工作后,我终于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飞鸽牌,28吋。我骑着它逛街、购物、上班、下班、恋爱、郊游,形影不离。一次,我与未婚妻一起去参加一位单位同事的婚礼,我们骑上“飞鸽”,从南阳到向阳,再从向阳骑到大兴老宅,足足骑行了70余里。那段时光,自行车是我必不可少的代步工具。

九十年代初,社会开始流行摩托车,我也购置了一辆“幸福125”,首次体验时速60迈的现代化交通工具,我有了幻影车神的感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从那以后,自行车与我渐行渐远。再后来,汽车进入了家庭,自行车慢慢地消失于我的生活中。这些年来,我几乎没有再骑过自行车。

时光如斯,数十年一晃而过,我已从当初的少年蜕变成满头白发的大叔,职业生涯也到了末期,没有想到的是,自行车却再次回归我的生活。今年3月,公司总部要搬到离生活区二公里以外的地方了,需要有一个代步工具,我购置了一辆二手山地车。

尽管多年没有骑自行车,但当年的感觉和状态犹在。暮春的北京,花儿悄然绽放,清风暖阳相随,我每天骑着自行车,哼着小曲儿,穿梭于五环内外的街面道路上,体会着骑行的乐趣,仿佛又年轻了十岁。

更重的是,通过一个月来的骑行,困扰自己多年的腰腿病、颈椎病明显好转。过去颈椎病严重时,我总要去按摩店以缓解症状,而在这一个月,我从未去过一次按摩店。上周,我已退掉了按摩店的会员卡。妻子知道后高兴地说:“你既省了钱又强健了身体,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近来,自行车的运动属性也被越来越多的同事所认可,一开始以电瓶车作代步的秦伟贤经理,也悄悄地购置了自行车。我们的骑行队伍在不断扩大。香海园的一位保安,每每看到我们一群同事生龙活虎地骑进小区,开玩笑地说:“武工队回来了”。前几天,我已与几位同事约定,利用这个周日,一同骑自行车去20公里以外的大兴念坛公园踏青。

从少年时代对自行车的狂热,到青年时代对它的依赖,再到中年时代对它的遗弃,我与自行车的故事见证了时代的进步。而这次能与自行车再续情缘,体现了我们南通二建九公司的发展。如果说提升企业形象、营造更加人性化的工作环境是公司这次搬迁的主要目的,那么,我们能在骑行中强健体魄何尝不体现了公司领导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