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2018-11-09 10:16:22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227

曹木瑶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窗户又何尝不是人们的眼睛,不同的眼睛捕捉到不同的人情百态,不同的窗外也有不同的风景。

我在桌前遥望,暖暖的阳光轻柔地穿过玻璃,在触到手臂的时候铺散开来,缓缓流向了桌子、墙壁,留下了一片温和的底色。窗外的房子静静地接受着阳光的冼礼,恍惚间,似是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锦衣,屋前的小路上,偶有骑着自行车的人经过,一声清脆的车铃声打破了水中宁静的倒影,邻家窗台上的白鸽惊飞起来,在空中跌跌撞撞地乱飞、慌乱间,竟遗落了一支洁白的羽毛,似雪花般飘落。在空中优美地飞旋几圈后,便停在了我面前的窗边。

当一切又归于平静,这幅小画中便只有无忧无虑的云在飘了。它追着风向另一边飘去,同时牵着我的思绪走了。我回到了空荡荡的屋内。猛然,我的脚步向云飘去的地方奔去,终于在另一端的窗外见到了它。

它还是这么悠闲,但它却无法像它终日追逐的风那么快。一架飞机在我头顶疾速飞过,穿过了那片悠闲的云,将我的老朋友分开留下了一道轻微的痕迹,消失了。窗外的景物变得不同了,楼房,飞鸟不见了,通通变为了大厦,马路。那大厦似乎在比高,一个个向着天空不断生长,似乎要将那太阳也比下去。马路上下班的人群渐渐多了起来,来往的车辆也在无限的红绿灯中如蚂蚁缓慢地移动着。铁路建设的声音中加杂着鸣笛声,轰轰地啸叫着,马路上的灯亮了,如同洒上了五彩的颜料。

窗外的景色在变化,我无法选择关掉哪一个窗,但我可以选择我所乐意见到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