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6 09:56:07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554

郁丰蔚

关于一个成年人对于悲伤是否要完全展现,我的看法是,必须要。我们来这世界上的第一刻起,听到哭喊声,静守在边上的人们才都喜笑颜开。人们以此为荣,因此开怀。

为什么成年了,逐渐地要隐藏自我心情,逐渐以哭为耻,逐渐变得没有哭这个权利了?可以说,哭,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被赋予的第一个重要能力。

经常听到别人说:“你都多大了还为这事哭”抑或是,“哭一会就够了”。“你这都能哭?”等等类似可笑的言语。哭已逐渐变成一种软弱的象征。

什么是软弱?只觉愤懑不平,而不争取斗争是软弱;被打击数次而不奋起直追,不坚持自我是软弱;耍狠耍心眼于弱势,陪笑讨好于强势是软弱。而哭,不是。

延展开来讲,我又要说到,“纯粹”这个话题。如同王安忆所定义的幸福一般,“自己觉得幸福,才是幸福”。我们不在暗地里偷偷和任何人比较,不在意大多数人的眼光。我们只坦诚和自己相处,面对自己,这个人。我们觉得喜便笑,我们觉得悲便哭。只要不给别人带来任何困扰,打扰或影响他人生活,我们的悲伤应该时刻被释放,我们的悲伤都不应该被指责,也轮不到任何人来判断自己悲伤时刻的对错。

我反对各种呼吁成年人要隐藏自我情绪的鸡汤。一来抑郁等心理疾病多发,二来真性情,真自我,真个性即将被风尘淹没,而人类也会失去自我的独一性,隐于千篇一律的人壳里,逐渐混沌如此一辈子。

这才是最值得一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