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路上,与音乐同行
2018-06-19 09:49:29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1277

在启东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卖过唱,跑过运输,当过学徒,却从未放弃努力——

追梦路上,与音乐同行

本报记者 刘吟菊


前阵子,李宗盛低调出席浙江音乐学院活动。面对台下的年轻音乐人和大学生,他说:“我一首歌里的一百个金句,可能是两万个句子里挑出来的!因为我知道,如果不努力,我就要回家送瓦斯了。”

在启东,有这么一群音乐人,他们卖过唱,跑过运输,当过学徒,在不易的生活中,弹奏、歌唱,从不轻言放弃。

徐东(60后)  新民谣组合主唱

见到徐东是在他的音乐工作室。进门,极简的装修,清新自然,一如民谣给人的感觉。父亲爱拉二胡,大哥会弹扬琴,徐东的童年在音乐中长大。17岁,他进入本地越剧团。剧团成熟的编曲配器与排练规范,让他迅速成长。

工作之余,年轻的徐东是摇滚的,他抱着一把吉他,唱窦唯、唱黑豹,酣畅淋漓。1996年,剧团日渐式微,新婚不久的徐东毅然辞职,成为一名自由音乐人。

“说来炫酷,实际很落魄。”为了糊口,每一个深夜,徐东背着吉他,辗转于市区酒吧、歌厅,曾在洗浴中心卖唱,也曾被老板克扣工钱。2000年后,迫于生计,徐东开起农用车跑运输。但离开音乐,日子漫长难熬。2005年,他咬咬牙,卖掉了农用车,转行音乐教学。

为了恢复“功力”,他每天练习10个小时以上,手抖到碗都端不住。也是在这一时期,他写下了《五路公交》。“五路公交,开往西郊。来来往往,真的热闹……”简单明快的节奏里,是眼见启东城市变迁的欣喜。

事业慢慢进入稳定期,2011年,徐东与徐邦、徐天龙等人组成了新民谣组合。组合成立之初,便定下公益的基调。“因为不做商演,一首歌可以排半年,精益求精。”徐东说。近些年,徐东的原创一首接一首,或低语倾诉,或感染力十足,写尽对音乐的执念。

张雪松(80后)  5A乐队贝斯手

5A是一支摇滚乐队,张雪松是贝斯手。与多数同龄人一样,张雪松的中学时代充斥着摇滚乐的青春与躁动。与同龄人不同的是,那时的他足够成熟而坚定,选择了音乐这条并不轻松的路。

张雪松高中就读于原惠丰中学,在班里能排进前15名。然而,在高二结束后,他不顾老师与父母的反对,进了艺考音乐班。2002年,张雪松顺利考入南通师范学院音乐系。被师兄“发掘”,成了校乐队“沸点”的主唱;其后不久,又在班里组织的“逆时针”乐队任吉他手。第二年,江苏综艺“超级震撼”举办江苏省“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沸点”与“逆时针”都入围了,张雪松在舞台上十足地过了把摇滚瘾。

毕业后,张雪松在南京新街口一家录音棚担任音乐监制及创作编曲。在外漂泊的日子清苦,却因梦想而充盈。2010年,考虑到父亲的身体状况,张雪松放弃了深圳一家知名乐器公司的offer,回到启东成为近海小学的一名音乐教师。

安稳平淡的日子,一度磨平了他的锐气。生活似乎再找不到嘶吼的理由。如此3年,直到他遇到一帮志同道合的好友,成立了5A乐队。张雪松说,5个人就是5个A。2015年,5A乐队为短视频集《启海江湖》创作主题曲,歌词融入启海方言,旋律朗朗上口,传递出满满的正能量。

黄秋忆(90后)  海洋饼干吉他手

“海洋饼干是一匹马,长得矮小,腿脚也不灵光。训练师却认为其有可能成为赛马圈的王者。训练师找来前拳击冠军作为骑师,在共同的征程中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方向……”这部美国电影《奔腾年代》在最迷茫时给了黄秋忆慰藉。2017年2月,这个90后的男孩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乐队,并取名“海洋饼干”。

“坎坷”——黄秋忆用这个词定义自己的音乐之路。2008年,黄秋忆读高二,买了人生中第一把木吉他。在宿舍摸索了一个月后,他鼓起勇气在晚自习结束时,窝在教室角落弹奏周杰伦的《一直很安静》。直到琴声缓缓停下,没有一个人离开教室。那一刻,黄秋忆心中荡漾着音乐带来的满足。

高中毕业后,黄秋忆在一家理发店当学徒。每天16个小时的工作,哪怕手指被香精、药水浸泡到开裂,一碰到琴弦就钻心的疼,他依旧放不下那心爱的吉他。4个月后,他拿着攒下的2000多元,买了电吉他和音响效果器。

这些年,黄秋忆卖过房子,做过摄影师助理,却始终没有放弃音乐。2017年,他租下汇龙中学对面的一爿小店,卖些乐器,也作吉他教学。过去的一年,“海洋饼干”参加了南通高校“UMI”音乐节,也接一些酒吧、餐厅的商演。但最近因人员变动,乐队正常的排练搁置了。现在,黄秋忆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早日重组乐队,将音乐继续。